自 序 -- 楊明義

美的東西那麼的具體,我不忍心抽象。 —黃永玉
   摘自永玉五記《汗珠里的沙漠》


幾乎沒有一個畫家未作過寫生和速寫,白石老人為了 畫好草蟲枝葉,從大自然中寫生勾勒了好多畫稿,對 于對象的形體特點和色彩作了詳細的記錄。晚年以 潑彩山水聞名世界的張大千先生,我手邊就保存了幾 張早年他在香港晝的鉛筆風景速寫,《九龍城》、 《鯉魚門》等等,輕鬆而瀟灑的線條,看起來真有意思。

 我習慣隨身帶上速寫本子,在汽車裡也存放一本, 空了即畫幾筆,因為生活中有趣的東西太多,讓它白 白溜了過去豈不可惜,寫生和速寫可以把你當時的真 實感受記錄下來,同時也在不斷地練習你對客觀世界 的觀察和分析能力。有時候,景物美得迫使你非得去 認真對付不可,我則會,帶全部的重武器—大的畫夾、 氈毯、顏色盒和畫筆,甚至還帶上乾糧,全付武裝出 去,一畫就一天二天的。這個方法我是從黃永玉老師 那裡學來的,七十年代初,黃永玉,吳冠中一行四人來 蘇州寫生,我有幸每天賠看,看著他們忍饑耐寒,刻苦 認真的作畫精神,只是為了忠實地把捕捉來的美感充 分表現在紙上,使我知道了真正藝術家的工作態度, 之後,我也這樣做了,並且在其中嘗到寫生的樂趣。 從剖析、研究到表現對象的過程中學到了不少新的 東西。藝術是科學的一部分,除了藝術家在創作中必 需具有的靈感和激情外,冷靜地分析如何去表現不同 對象美的特點和內涵,應該說也是相當重要的環節, 在每一次短促又漫長的寫生過程中,可以使你積累許 多這方面的技巧和方法,同時無形中也鍛煉了作畫 者適應和應付各種環境的毅力和耐心,這是我從中得 到的一些體會。

  在當今科學發達的世界裡,照相機的普及和使用 方便,使許多晝家機不離手,再加上和幻燈機配合起 來,對創作來講真比以前簡便多了,畫家可以用短暫 有限的時間跑馬看花收集大量素材,再關起門來創作, 這是科學進步的成績。但往往返回家里,翻翻那些匆 匆忙忙拍來的照片,那種當時對美追逐的激情和衝動 感減弱了,模糊了,如同看他人出版的景物畫冊沒有多 大區別,所以我除了也用相機外,總不會忘記帶上速寫 本子;勾下幾條感動我的線條,記下當時風風雨雨的那 些感受,過後翻翻讀讀,面對蕩真正生活中留下的痕跡, 回昧無窮。

 這裡收集的這些寫生作品是我從六十年代至今在 藝術生涯中的真實記錄,其中也有一小部分是後來回 到畫室中再進行加工而成,有的則加進一點點自己的 想象。許多年來,這些作品雖然中間已遺失了不少,但 大部分我還是保存了下來,每次翻,它們總是那麼親切, 使我至今能清晰記起當時作畫時的情景,希望我的這些 勞動能得到觀賞者們彼此在心靈上的共鳴。

  此時此刻,在這本集子面前,我從內心感激我的恩 師,三十餘年來一直影響我、教導我、關心我進步的 黃永玉先生,同時也衷心感謝促成此畫冊出版的著名 收藏家胡運虎先生和沈平兄。

-- 楊明義 一九九六年清明前一日于紐約客次
1975年在五七幹校
1977年在青島海濱
1979年在安徽黃山
1980年在水鄉同里郊外
1981年在雲南西雙版納
1981年在貴州黃果樹大瀑布

回 上 頁 回 首 頁



Chinese Art Net
Email: sales@ChineseArt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