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畫家徐希眼中的美利堅

丹尼斯•韋曼

回關於徐希 回首頁


  當一個藝術家身處於不同的文化背景和精美的藝術品中觀察自己 的國家時會感到特則迷茫,諸如發覺甚麼最吸引,甚麼又凌駕一方, 再發覺甚麼最熟悉的東西幾乎被淡忘。如國家的偉大象徵自由女神, 西雅圖太空針,華盛頓的白宮,和帝國大廈,都是美國人心目中的驕 傲,她給人的印象在沒有被更替以前,始終是新鮮的。但一旦有一位 天才的創作者,他跳出文化源流的疆界,運用自我的語言,他的創 作,不僅是把將被遺忘的印象再現,而且完全闖出了一條新的的路, 著根於熟悉的想象,又從所見所聞的其他不同文化傳統中汲取營養, 把這一慨念落實到創作中,徐希就是這樣一位中國現代藝術中的突出 原音。他的繪畫既表現出中國古典藝術的主體,但又不拘泥執著,都 體現出跨文化的興奮。他的作品,表現出優美的平衡的深厚的功力, 他著迷地甘為一個歐洲藝術之徒,及時豐富自己,用現代西方的大膽 自由藝術來提煉自己的東方技巧鍛煉。

 徐希的生活細節,藝術界對其已相當熟悉,但對他如何獲得如此 傑出成就的背景實亦理應對他作一番深入的了解。他生長在紹興,初 入普通學校學習的是數學、物理、化學,也許這些課程對一個藝術家 來說不是壞事。因為可以使他把物理觀念溶入未來的創作中。在一位 有預見的師長忠告下,他投考了浙江美術學院附屬中學,當時他剛滿 16歲,在有4000人報考只錄取40名的激烈競爭中,他幸蒙錄取。在校 就讀四年,他得到核方的最高獎勵,直接保送浙江美術學院,他修完 學院的各項課程,熟悉了木版刻印,銅版鼬刻和各種傳統的中國水墨 畫技巧,22歲時,他的一幅木刻作品,曾發表在全國和若干國外的刊 物上,最重要的是他接觸到了西方的水彩,看到了藝術的潛在力量, 把中國畫中鮮明的水墨,協調的筆力,和敏感的色調,與西畫結合, 使之和諧及平衡。

  在文化大革命期間,徐希作為一個官方畫家,擔任北京人民美術 出版社編輯。1980年,他走訪全國各地,擴展了藝術創作上的視野, 他原本來自南方本土的秀麗畫風與北方的厚實風格達到了融匯貫通, 形成了他個人的獨特風格,正所謂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了。

  他訪問了西藏、新疆、西伯利亞、西歐和美國、加拿大、南美諸 國,更豐富了他的作品和提高了他的國際聲譽。1980年,他在新加坡 舉辦了個人畫展,1980年,首次獲得亞洲繪畫比賽的大獎,1982年, 他在南斯拉夫舉辦的國際繪畫展覽上得到了另一個大獎,1985年,他 獲得了日本世界博覽會的三等獎,1987年,又獲得了土耳其的二等 獎,1986年,在維也納聯合國總部舉辦了他的畫展,1986年--1987 年,他在紐約先後舉辦了三次個人畫展,1987年,在北京國家展覽館 舉辦了他個人的大型畫展,次年被中國政府文化部評為一級畫家。 1990年,他被選拔為北京亞運會創製官方掛曆,三年以後,他獲得了 美國傳記學院的終身成就獎,並列入在英國劍橋出版的國際傳記詞典 和國際知識界名人錄。在美國、日本、北歐、新加坡、香湛、泰國、台 灣以及國內,他的作品已成為世界性的博物館和收藏家的收藏珍品。

  最近,徐希在週遊美國各地一圈後,自1989年起,他已在美國安 家定居,也許這也是他的成就達到了高峰期。他觸手可及的敏感性, 和引人矚目的自然水墨,充分表現在他的代表性作品「雨」和「雪」 的畫面上,增加了新的肌膚和力度強烈的意境。水彩,在西方一度用 於明媚,但徐希卻倍加使用她的力度和重量,但並不失去重心。他和 法國的莫奈(Monet)和美國的溫斯羅;赫姆(Winslow Homer)一樣 非常注意戶外光感,他也和先賢一樣獲得了成功。他的作畫格局、可 作下列概括;先給畫面掃上預計中的藍、綠、紫,但不失中性透明和 流動性,再用各種濃稠的色彩豐富作品、最後呈現出清晰、平和、深 厚、凝重的畫面。

 徐希走遍了這個新的國家,他創作了許多不同的題材,把這些作 品當作讚美頌歌。

  這幅自由女神像,幾乎可以看到是處在黎明的濃霧的「晨曲」 (圖1)並不是以遊客的標準眼光來創製,而是以精神型態的抽象表 現方法來描繪這座美利堅國家的象徵。湖畔(圖48)和美東小島(圖 39),是紐約長島的實景,坦也可能是新英格蘭的村莊。阿拉斯加之 夏(圖7)的雪山,也許在1000年以前的中國畫中出現過。美國首都 白宮和華盛頓(圖2,圖3)三藩市金門大橋、(圖38)西雅圖聞名世 界的太空針,(圖5)以及其他都可以從題名中獲得證實的作品。一位 紐約客一眼就可以認出的「曼哈頓喜雨」,(圖31)因為這正是帝國 大廈所在。「紐約街頭」(圖35)這是個審慎和大膽的題材,因為要 從曼哈頓附近或其他街道猜度。有的美國人也可能猜想這幅「美國小 鎮」(圖16)是在西南部,「小鎮瑞雪」(圖26)是在新英格蘭 「沃土」(圖28) 「群山中的小鎮」(圖44)是在中西部。

  這48幅畫,代表和包括了美國的若干地區,對各個社會和地域作 了一個小小的概括。再從「西雅圖之春」(圖14) 「阿拉斯加小街」 (圖36),從強烈的「夕照中的猶他」(圖1O)到抒情的「密西西 比」(圖12)其中的人和景物都很矮小,但處於青山、藍天、海洋、 燈塔之間,正是恰到好處,這些繪畫的含蓄內容,使人在令人目眩的 感情上受到震撼。徐希的畫,不是畫美國人和美國這個國家,而是廣 泛和精美的哲學題材的作品。

  這個在旅行中收集的畫筴中,每一幅作品都傾注畫家的創作熱情 和優秀的繪畫技巧;他的作品,超越了他的文化背景和國界,而且用 材不拘一格,使我們得到了精美的視覺享受。在邁阿密海灘,在佛羅 里達水面前彩色繽紛的太陽陽傘(圖21),昏暗和諧幾乎沒有人頭的 曼哈頓,在迷霧中的高大建築似乎已軟化了,好像多了一些或少了一 些甚麼,她的抽象形態和篇幅告訴我們,這就是我們所居住的世界。 徐希原來想把這本畫集能命名為「美利堅組曲」,但他創作了比在畫 集中所能見到的更多和更有價值的東西。這48幅美利堅巡禮組畫,是 珍奇的深刻的人生經歷的流動感受,沒有一種其他藝術,能達到如此 美妙的最高境界。

作者簡歷: 丹尼斯.韋曼 (Dennis Wepman)   美國著名藝術評論家,現代蝕刻藝術聯合編輯,經常在出版界、 紐約新聞日報和其他定期刊物發表藝術評論,他先後在美國及歐洲出 版過14本有關藝術評論的著作。

(陳咸池 譯)

回關於徐希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