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希的藝術

丹尼斯•韋曼

回關於徐希 回首頁


  當一個在本土文化和傳統風格薰陶中成長的藝術家嘗試將傳統與異域文化兼容 並蓄時,其結果往往使他在觀念和形式上獨樹一幟。但更多的情形則像生樹學中的 嫁接一樣,不僅沒有產生新的品種,反而退化變質而引發刻意的矯情之作,或離奇的 怪誕畫風。只有極少數的嫁接是可行並取得成功的。這種成功使一種傳統的活力自 然地順著另一種基因的莖脈滋育那個真正共享兩種養份的果實,從而促成一個全款 而獨特的創造物。這種創新蔑視那些藝術批評家們駕輕就熟的分門則類,凌越於各 種傳統規範之上。生於中國來自中國的風景畫家徐希,就顯示了這麼一種廣採博蓄 的藝術敏感性。由於始終將自己置於既忠實於中國畫論又不為之所限,力創自 家之風的挑戰之中,徐希成功地建立起自己獨一無二的視覺地。

  徐希的成功,在於他在不同時期對傳統與現代、東方與西方藝術所作出的各種融 會貫通的嘗試,以及這些嘗試不同於其他藝術家的獨創性。一九四零年生於中國南方 文化名城紹興的徐希,曾立志從事自然科學研究。雖然在二十歲那年他放棄了這雄心 以及他曾研讀過的數理化學,但早年對自然科學的興趣構成了他今天作品的另一層功 底。他的創作總是體現出一種在科學觀念影響下形成的、對整體效果的有把握的控制。

  一九六零年,徐希在一位中學繪畫老師的鼓勵下報考浙江美術學院附中。徐希是 這個班上最年輕的學生之一,但他卻獲得了這所附中的最高獎賞,四年後他被直接保 送進了大學部。他的第一專業是版畫,故很快就掌握了木刻、銅版、石版等技巧。二 十二歲那年,徐希在報上發表了自己構思大膽的處女作,立即引起全國性反響。出於對 藝術技巧的不懈追求,他曾前往地區醫院學習解剖學,並不斷來往於鄉村田野,對景寫 生。版畫色彩上黑與白的強烈對比、結構上對力與度的強調,構圖設計上的清晰簡明 都體現在他後來更為柔和抒情的創作中,顯示出一種在技巧上對形式的控制力和在抒 情上捕捉意象的敏感性。

  由於不滿足於僅僅掌握版畫藝褓,徐希不久又在浩瀚無垠的中國藝術遺產中潛心 於中國畫和水彩畫的研習。與此同時,與西方藝術的接觸也喚起了他全新的、更為複雜 的美學思緒。在棍覺空間形式上與中國畫具有不同風格的法國、英國和俄國水彩畫,都 使徐希沉迷和流連。從學生時代起,徐希就開始了融會東西方藝術的探索,在這種將當 代西方水彩與傳統東方水墨技法相結合的摸索中,他逐漸結合了古今東西的兩種抽象技 巧而形成鮮明的個性色澎。傳統中國畫表現靜樹和風景時的重要特徵是靜中有動,通過 不同物體之間張力關係的把握,以及對表現形式的韻律化抽象技法,來表現大自然的生命 力;西方式的抽象則建立在純粹的形式上,很少追求東方繪畫中各種對主物之間的和諧轉 化。在徐希的作品中,特別是他在成熟期描畫的城市風景中,這兩種抽象技巧和視覺對象 已經融為一體了。

  曾任北京人民美術出版社藝術編輯的徐希,在文革結束後就已經在新中國羽毛豐滿 的藝術家群中確立了自己的一席之地。這時期的創作沒有為傳統所束縛,而是用法國式 的色彩打破傳統中國水墨畫的單色規則,同時強烈的黑白對比仍是他藝術佈局中的基本 協調手法。從中可見其中國版畫的根基,正如那些徽妙柔和的暗部處理,體現了他傳統中 國畫的控制技巧和內在韻律感。

  生長於南方而一向鍾情於朦朧山水、田園牧歌情調的徐希,注意到中國畫北方 畫派的酣暢有力和簡煉明快,從而開始探索另一種新的協調手法--中國藝術所一向 推祟的理想境界:在雄渾的氣魄和纖柔的抒情兩極之間尋求和諧。因此,徐希在有時 過於纖弱的南方風格中結合了北方畫派大膽超常的想像和幾乎是非現實存在的均衡 感,既避兔了平淡無味,又摒棄了傾向性過於明顯的藝術說教。也正是從這個時期起, 徐希創立了自己的畫風。

  也是在這些年裹,他開始確立自己最主要的題材:美麗的雨景。雨景一直是中國 畫的一個普遍題材,隨應季節、時間和地區的變化而在各個畫家筆下呈現出雨景的千 婆百態。徐希在這些已有的藝術提煉中更添一筆,描畫了維也納雨景中孕含著的抒 情音符,紐約城雨景中爍爍閃亮的珠光寶氣,一如他筆下江南雨景中無聲的詩行那樣, 表現大自然的變幻無常和內在情韻。古典中國畫在『雨』題中傳統的『沉思』基調 在徐希的創作中被賦予更為積極的特徵。

  這以後的十年,徐希創作的技巧和主題的進展正像他事業的進展一樣不斷突破, 不僅雪和夜成了他反覆描畫的題材,而且他筆下的所有景樹都帶有印象主義色彩。 雪景和雨景一樣是東方繪畫中的基本母題,常常因南涼北寒、晨降夜落,以及輕盈厚 重而在畫家筆下變幻多姿。徐希畫自阿爾卑斯山、加拿大和西伯利亞的雪景,展示 了這些她區獨有的美麗雪景;尤其他對白雪覆蓋下阿爾卑斯山的表現,優美而明麗, 在世界風景畫中可謂獨具慧眼,非凡 手筆。

  除了對題材的開拓,徐希也拓寬了傳統中國畫的主題和技巧。

  他在西藏之行中完成的西藏寺廟及民俗的組畫,色彩輝煌,水墨酣暢。對僅僅 追求『地方色彩』的不滿使徐希致力捕捉西藏民族的內在氣質,和體現在他們那種 異域情懷中(對我們而言)獨特的人類形象價值。

  這些組畫一如他所有的風景畫一樣,表現的是一個藝術家對生命的禮讚。它們 不是一些名勝古跡的純風景畫,而是對自然風物之神奇美麗、平凡土地之天然韻律 的藝術禮讚。徐希寬廣的心懷總是迎接著他所面對的新形象和新的表現形式,他幾 乎嘗試了他所能找到的表現媒體:拼貼、油畫、丙烯畫、樹膠水彩,亦曾作畫於棉布、 絲綢、木頭,正如他為了自己的美學追求,同時運用了水彩畫的潑墨如瀉和版畫的鐵 劃銀勾。徐希的畫風清新奇巧、渾然天成。他對背景的安排,飽滿而極少留白。他 的暗部處理,細緻而富變化,加之運筆揮墨中的靈氣和活力,都有別於他所吸收過養 份的前人,而具有獨一無二的特性。

  一九八九年,徐希移居美國紐約。他的創作正處於一個頂峰期,並繼續用廣採博 蓄各國藝術的方法抒發他對現實世界的個人印象和抒情性想像。在其描畫紐約的組 畫中,他給這座被無數藝術家描繪過的城市提供一個全新的視點::神秘、靜謐、沉著 和多姿多采的內在活力。滿懷對整個世界進行個性化把握的渴望,使徐希的作品匯集 了英國、澳大利亞、日本、新加坡、香港、中國以及美國的各地風光。

  將自然界既作為物質空間又作為理念現實並對之進行個人映照的文化傳統,使中 國幾千年的藝術建築在主體與客體的和諧上。西方文化中割裂開來的精神與物質、 完美與自然、受制與自發、古典與浪漫、傳統與當代,甚至本地與外域,已經歷史性地 在藝術這塊『天國』中發現了中間地帶。以陰陽為主要原則的道家學談,為宇宙的解 說提供了一個張力系統,並引導中國藝術追求精神與物質的結合,尋找陰陽兩極的聯姻。 徐希作品中獨特的水墨技巧,對自然永恆變動的深刻理解,以及對主物體兩極間的和諧 轉化,都表現了他對中國藝術所具有的人類意義的堅信和熱情。正是這樣的追求,使他 的藝術給西方觀眾帶來心靈的震顫和衝擊!

作者簡介:丹尼斯:韋曼(Dennis Wepman),美國著名藝術評論家;現代蝕刻藝術聯合編輯; 經常在出版界、紐約每日新閤報和其它定期刊物發表藝術評論;他先後在美國和歐洲 出版過十四本有關藝術評論的專著。

(潘一禾譯)
回關於徐希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