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百倍的跋涉者 — 徐希和他的畫

李松

(Page 2 of 5)
回 上 頁 回關於徐希 回首頁 下 一 頁

勤奮與機緣

一九四零 ~ 一九六五

四川 ~ 杭州

  徐希是生於成都的紹興人,祖籍浙江紹興。抗戰期間,全家移居四川,一九四零年 徐希生於成都,小學是在重慶上的。一九五一年,他十一歲時,遷回杭州,在附近的餘 杭縣讀完了小學。徐希後來有不少作品是畫紹興、畫重慶,晝得那麼美,那麼情思繾 踡,正緣於鄉戀情結之所繫。  徐希後來成為晝家,不是受家庭環境的影響,而是由 於在杭州初級中學上學時美術老師于之青的引導。于老師發現了他的藝術才具,吸收 他加入美術小組。初中畢業時,儘管學校因其功課優異,決定保送高中部,但徐希卻報 考了浙江美術學院附中。此舉使父親大為惱火,因為老一輩人看多了舊時代藝術家遭 際的顛躓困頓,不願孩子重蹈覆轍。最後,徐希是向則人借了報名費去投考的。

  浙江美院附中成立於一九五四年,主要任務是為高等美術院校培養後備生和培養 普通美術幹部。學校師資力量很強,每年報考人數達到四千,錄取僅四十名。在如此 艱難的角逐中,徐希卸是完全憑了在美術小組打下的基礎和穎悟被錄取了。但在學習 過程中,徐希發現不少同學入學前的專業基礎勝過自己。這個少年人第一次表現出他 冷靜分析客觀環境和競爭對手實力,主動調整自己的知識結搆,變劣勢為優勢的才幹。 他下苦功夫先從加強水彩畫訓練入手,同時刻苦練習素描與創作。每夭晚飯後到西子 湖畔畫水彩寫生,課餘時間臨摹前輩名作,兩年中,積習作千餘幅。為了提高素描技巧, 他和同學粱洪濤一起夜間把自己反鎖在素描教室,邊晝邊揣摩。一年夏季,他和同學步 行沿富春江寫生,夜晚睡在農家或打穀場上,餓了以稀飯、鹹菜充饑或到江裡摸黃蜆煮 來吃。

  徐希入附中的第二年,趕上反右運動,浙江美院不少富有教學和創作經驗的教授、 畫家未能悻兔。其中一部分人被下放到附中,以大學師資強化附中教學力量,對於徐希 這些少年娃娃們真是意外的幸運。當時的教學安排是前兩年著重打好基礎課,後兩年 加強創作的實際訓練。徐希所在的那個班在三年級時,被安排到江蘇省戚樹堰機車廠 上創作課。在深人生活,與工人同勞動的幾個月中,全班集體創作了廠史畫三百多幅, 由浙江人民美術出版社作為連環畫冊出版。這次創作活動使徐希摸到了一些創作的門 路,他接看畫了兩本連環畫和幾幅招貼畫,均被出版社採用了。

  三十多年後,當年的附中老師徐永祥回憶說:徐希是一個「靈光聰明的典型」。他 和同班的吳山明都很有組織才能,是老師的好助手,下鄉時能帶一個班。徐希在專業上 還不是最拔尖的,但非常勤奮,他們那個班出了不少人材,其創作能力的提高很大程度 上得力於集體創作了不少連環晝。

  五、六十年代,適應當時杜會環境的需要,普及形式的年畫、連環畫、宣傳畫(招 貼畫)是很重要的畫種,並被納人高等美術院校課程。當代不少著名的畫家都曾參加 過連環畫或年畫、宣傳畫創作,而且畫得很認真,晝出了新的藝術水平,從而提高了這 些通俗晝種的藝術品位。中國連環畫並不是時下流行的那種消遺性的四格、六格漫畫 連環畫,而是很嚴肅的藝術創作。一些好的連環畫可以單獨抽出來作為獨幅畫欣賞。 連環畫創作有助於培養學生對描寫對象作全方位觀察和表現的能力,訓練默寫、記憶畫 的技巧和把捉人物情態與環境生動細節的敏感性,是提高構思構圖能力的一種便捷、有 效的途徑。徐希在連環畫創作上得到的訓練,使他面對任何複雜的生活場景,都能輕鬆 裕如地加以駕馭,化為筆下生動的藝術形象。直到近期的作品,接近於抽象的晝面中,在 十分放鬆之中有絕不放鬆的東西,那是畫龍點晴之筆。在這裡,我們不難發現一副連環 畫家敏銳攫物的眼光。

  在附中畢業前,徐希的一幅水彩畫被選中參加蘇聯一所美術學院附中和中國各美院 附中舉辦的聯合畫展。這是他第一次參加國際性的美術活動。

  一九六零年夏,在浙江美術學院畢業,他被保送到大學部學習。可能是在連環畫創作 上表現出的才能引起注意,他開始被分配在連環畫宣傳畫工作室,第二年轉人版畫系。主 科是木刻,兼學銅版畫和石版畫。當時的浙江美術學院是全國版畫界的重鎮之一。徐希 在那裡曾受教於趙延年、趙宗藻、曹劍峰、舒傳熹等人。

  徐希很幸運。在他上大學的那幾年,是文革以前高等院校教學秩序最穩定、最有成 效的一段時間。在那以前的幾年中,政治運動不斷,過多的勞動和創作教學擠掉了很多課 堂教學時間,一九六零年冬季以後,才逐漸得到糾正,強調以課堂教學為主,重硯教師的主 導作用,並且有了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氣氛。就全國美術創作的形勢而言,六十年代初 期也是一個高峰時期。

  這種難得的機遇,徐希當時也許未必意識到,但他是最充分地利用了五年學習時間為 日後的藝術成就作準備。他在自傳中說﹕

「大學期間,我研究了德國的凱綏.柯勒惠文、法國的安德烈.德朗、意大利的吉馬.皮 羅、比利時的弗朗斯.麥綬萊勒、挪威的愛德華.蒙克、蘇聯的涅克拉索夫和小 威尼斯基等「黑白藝術」大師的作品。我廣採博蓄,盡量充實自己。直至如今, 我在創作中還不時從那時的積蓄裡尋求借鑑和啟示。我表現雪的手法,就是受了 小威尼斯基《世界旅行》組畫的啟發而創造出來的。」

  大學一年級時,徐希在《人民日報》發表了木刻《水上民兵》,不久,又為好幾家報 刊所轉載。今天看來,仍不失為一幅佳作。晝面上六、七條小船縱橫錯落,漁民在船頭練 習打靶。構圖形式慼很強,黑白運用得恰到好處。具體構想得之於在杭州附近塘棲的下 鄉生活體驗。一夭傍晚,他從拱橋下望,見到一些運送枇杷的小船在深湛的河水中,被夕 照映得燦如爍金。那時他正醞釀創作一幅表現民兵生活的作品,看到眼前景象,忽地豁然 貫通,找到了開啟創作的鑰匙,回去找到三塊小木板拚做一塊,很快便完成了這幅木刻處 女作。他把河面處理成黑的幾個大色塊,縱橫於其間的船隻是白色的,主體鮮明,刀法乾 淨利落,那時徐希還役有正式學習版畫,他已經開始用版畫家的眼睛把景象過濾、提純、 概括為黑和白。如果沿此路徑發展,他會成為一位很好的版晝家。因為他在上學的時候 已經決心將此身許給黑白藝術世界了。

  若干年後,徐希回憶他在附中和大學的學習收益,說:

「在附中打下的水彩畫、素描和連環畫默寫的基礎,以及大學時期在版畫上所下的功 夫,對我以後的國畫創作起到了潛移默化的作用。」

(Page 2 of 5)
回 上 頁 回關於徐希 回首頁 下 一 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