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心百倍的跋涉者 — 徐希和他的畫

李松


(Page 1 of 5)
回關於徐希 回首頁 下 一 頁

  徐希去國五載,在異國他鄉的藝術跋涉,躋上一個新的高坡。經過對東、西方藝術 的廣泛參照、比較,通過自已的藝術實踐,得出今人欣慰的結論﹕

「有人問中國水墨畫前景如何?我的回答是﹕在我心靈的天平上,齊白石和畢加索沒有 高低之分,梵谷與潘天壽同樣是世界級大師。使中國水墨畫這枝獨特的花朵在世界藝 壇上獲得應有的地位,將是我和我同行藝術家們最大的心願。」

  傳統水墨晝的生命在開拓、發展中延續。徐希步武他所祟仰的那些藝術的開創者 們,找尋到並建立起自己的水墨晝世界。他不斷培值、加厚傳統藝術的根基,在探索的 途程中,沒有離開過東方文化的大方位,而在觀念上是變革者。他的繪畫語言是現代的 ,可以很容易的與世界各國、不同文化背景的觀眾相溝通。他的藝術在觀念和表現技 法上都融匯了許多不同的因素,在界域分明的中西藝術之間自由地出入,十分瀟灑、十 分自如,頗像《聊齋誌異》中的慣能穿牆的嶗山道士,呼一聲「入之」,任是何等銅牆 鐵壁,皆「虛若無物」了。當然,這只是局外人的觀感,在畫家,探索的心志之勞,是甘苦 自知的。

  徐希的創作經歷大體可分為幾個階段﹕一九六零至一九六五年在浙江美術學院版 畫系學習,是奠定專業基礎並初展創作才華的時期;畢業後,分配到北京,趕上文革,耽 擱了十三年。他具正開始從事中國晝創作是在一九七八年調入人民美術出版社創作室 ,成為專業畫家之後。從那時至今,徐希藝術的發展又有兩個明顯的轉折點﹕一是一九 八一年他開始參加國際性的繪晝競比。一九八五年後連訪歐、美、亞各國,旅行寫生, 極大地開闊了藝術視野和創作題材領域,畫風相應地出現了很大變化。一九八八年四月 在北京中國美術館舉辦「徐希作品展」,成為十年創作的總結。第二個轉折點是一九八 九年六月赴美以後。概括地說﹕前十年是他的藝術走向成熟並奠立個人風格面貌的時 期,一九八九年以後這五年、六年,則是新的開拓、變化時期。海外報章用「雨迷濛畫 朦朧」這樣充滿詩意的語匯概括徐希繪畫作品的特徵。去年三月,徐希在香港舉辦晝展, 當地記者在報道時引述他的話並加以評價說﹕

「他說,以前他的畫太秀太甜,並接近寫實。近年他接觸了大量西方藝術,作品的風格 也變得朦朧和抽象,追求虛的效果,使人感到一種苦澀的滋味。這是藝術發展到一定 階段,向更高層次提升的表現之一。」

  徐希是一個熱情奔放而又冷靜、理智的畫家,他對朋輩、對自己都有清醒的分析, 對未來道路,有明確的規劃,現在一直保持著彌滿的創作精力。外國評論者對他的創作 前景有個非常樂觀的說法﹕他的藝術未來,一眼看不到盡頭。

(Page 1 of 5)

回關於徐希 回首頁 下 一 頁